头像

请资助我们

深度

陕西15岁兴平少年遭围殴致死埋尸农田案

2021 / 05 / 15上游新闻

5月14日,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15岁兴平少年遭围殴被埋案。

庭审中,随着案件始末一点点展开,坐在原告席的被害人小袁的母亲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,一度晕倒,被人扶出法庭。喝了口水,她又坚持要求听完庭审。她说:“我儿死得好惨。”


5月14日,庭审结束,袁母在家人搀扶下走出法院。

初中辍学去餐馆打工

小袁的父亲至今仍记得儿子失踪的前后经过,当时小袁仅有15岁。

2020年10月29日,小袁母亲给正在西安打工的儿子打电话,发现儿子手机关机、发信息也不回,小袁母亲担心儿子发生意外,于是嚷嚷着让丈夫陪她去西安找儿子。

夫妇二人到了西安小袁打工的餐馆后,发现儿子已不知去向,同事们都不知道小袁去哪儿了,在西安找了三四天后,小袁的父母都急了。

小袁出生于陕西省兴平市一户农家,父亲是一名货车司机,母亲是农民,小袁是家中独子。

袁家人说,小袁性格内向,爱打篮球,爱去网吧打游戏,“是个没啥坏心眼的朴实孩子”。

2020年8月底,小袁原本将升入初三。由于学习始终不见起色,突然有一天,小袁告诉父亲,自己不想读书了,想去打工。

起初,小袁父亲不同意。因为在此之前,儿子还曾跟他们商量准备留级一年,以备在中考时能取得更好的成绩。

小袁父亲记得,儿子曾告诉他,在学校,有人向他要钱,“我当时没把他的话当回事”。至今,小袁父亲都十分懊悔。

最终,小袁父亲拗不过儿子,帮他办理了退学。

当年9月8日,小袁父亲将儿子送到西安一家餐馆去帮厨。

虽然是一个人在西安,但餐馆包食宿,小袁父亲说,每隔几天,小袁还会给家里人打来视频电话保持沟通。就在事发前几天,小袁还发了工资,对家人说,自己买了新的手机。

在小袁父亲看来,儿子挣不挣钱无所谓,趁着年轻历练历练也好。

但令他没想到的是,去打工一个多月后,2020年10月29日,儿子突然失踪。在西安一番探寻后依旧没有儿子的下落,这让小袁父亲有了不好的预感,他们从西安到老家,寻访了所有认识小袁的人,均无法联系上儿子。

无奈之下,小袁父亲选择了报警。


小袁被掩埋在离家不远处。

因“拉黑”手机号码被6人殴打致死

小袁父亲清晰记得,2020年11月3日,他接到了警方的电话。警察告诉小袁父亲,小袁已经遇害。“我当时头都快炸开了,人都傻了。”小袁父亲说,但警方之后的说法,让他陷入了更大的痛苦之中。

小袁父亲说,儿子在兴平被6名少年殴打后,6人将他带至当地一家宾馆,在发现小袁没有呼吸后,便将小袁埋进了一处农田内。而掩埋小袁的农田距离袁家不足500米。

2020年11月10日,兴平市公安局通报称,2020年11月2日13时许,兴平市公安局民警工作中发现一条案件线索:陈某等人将袁某打伤致死。兴平市公安局迅速启动命案侦破工作机制,成立专案侦破组全力开展案件侦查。经9个小时工作,于11月2日22时许,专案组将犯罪嫌疑人陈某、梁某、杨某等六人全部抓获并找到袁某尸体。

经侦查,2020年10月29日晚,犯罪嫌疑人陈某、梁某、杨某等六人(两人无业、四人职校学生,兴平市阜寨镇人),因袁某将陈某手机号码“拉黑”等琐事,在阜寨镇将袁某(男,15岁,兴平市阜寨镇人)殴打致昏迷,后用车将袁某拉至兴平城区一宾馆房间内。

10月30日上午,陈某等人发现袁某已死亡,于当晚将袁某尸体运至阜寨镇一处农田掩埋。犯罪嫌疑人陈某、梁某、杨某等六人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依法侦办中。

小袁父亲说,案发时共有7人,除一人当时未满14周岁外,6名犯罪嫌疑人中,2人是小袁初中同学,其中一人平时和小袁的关系很好,其他4人均是兴平职业教育中心的学生。至于小袁与他们何时相识的,小袁父亲也说不清。但记者从小袁的同学处获悉,这4人可能是和小袁一起打篮球相识的。

记者从附带民事责任代理人处获悉,涉案6名嫌疑人均是未成年人。

此前媒体报道也曾还原事发经过。

10月29日晚,小袁等人在一家餐馆吃饭,期间发生了口角,小袁被人群殴,头部被人击中。此后,神志不清的小袁被人带到了10多公里外的一家宾馆。

小袁父亲经事后了解称,当时小袁的指头还能动,人是第二天才被发现断了气。次日深夜,涉事几人叫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将小袁带回村里,并进行掩埋。

袁家人记得,小袁死后,有嫌疑人还曾登录过小袁的社交平台账户,并伪造小袁平时生活的模样发布最新动态。即使小袁与家人失联后,小袁母亲给儿子发语音称“快给妈妈回个信息”时,还有人进行回复。

小袁父亲说,小袁是家中独子,孩子出事后,小袁母亲每天都在哭,人整个垮了,家里的农田和小袁父亲的工作都一度停滞。

小袁出事后,曾有嫌疑人家属通过媒体向小袁父母致歉。但小袁父母称,事发后,并没有人到他家来道歉,这点让他很伤心。


事发时,小袁仅有15岁。

庭审焦点:谁主要导致了小袁之死?

今年5月14日上午10时,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15岁兴平少年遭围殴被埋案。

由于牵扯未成年人,该案未公开开庭审理。该案附带民事责任代理人张律师告诉记者,因涉及未成年人,具体细节暂时不方便透露。

除了刑事部分以外,袁家人也提出了民事赔偿。家属现在有两个诉求,一是民事赔偿,二是要求依法公正严惩嫌疑人。

记者从小袁父亲处获悉,此案共有9名被告,其中6名少年承担刑事附带民事责任,小袁父亲还追加了出租车司机及旅店老板承担民事责任。“如果他们当时制止这些娃的行为或者报警,我儿子可能就不会死。”

小袁父亲称,该案另还有一名少年,因案发时年龄不满14周岁,因此,仅承担民事责任。

庭审中,除出租车司机未到庭外,其余8名被告及家属均到庭。

6名嫌疑人被控犯有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。对此,小袁父亲表示认可起诉罪名。

庭审持续了4个半小时。下午2时30分,法院休庭,决定择期再审。

走出法庭的小袁父亲一脸疲惫,其母也是被人搀扶着蹒跚走出法院。


袁父说,儿子死了,他觉得活得很累,他只求依法重判嫌疑人。

小袁父亲说,庭审中,控辩双方讨论比较激烈,6名被控刑事责任的被告相互推诿,均不承认是自己打了小袁的头,最终导致了小袁的死亡。

小袁父亲依据事后法医鉴定称,小袁的伤在头部,人被拉到宾馆的时候还活着,是第二天才被发现死亡的。

小袁父亲告诉记者,庭审中,案件被复盘,事件始末也一点点展开。而坐在原告席的小袁母亲无法接受儿子所遭遇的一切,庭审期间一度晕倒,被人扶出法院,喝水后又要求回到法庭,听完后面的庭审。“打我娃多长时间,咋打的,娃他受不了啊。”

小袁父亲称,开庭前,他们夫妻想过很多种对话方案,但上了庭,就全乱了。“我到现在人都是蒙的。”小袁父亲说。

当日开庭,仅对刑事部分进行庭审,未涉及民事部分。

小袁父亲说,审判长告诉他,之后,法院将对民事部分进行调解。

此前,6名被告家长提出共赔偿50万元,希望请求原谅,但遭到小袁家属拒绝。“我请求法院重判。”小袁父亲说。

5月14日的庭审最后,6名被告当庭表示道歉,但小袁父亲告诉记者,“我看不到他们道歉的诚意。”

“如果说娃不懂事,难道大人也不懂事?”小袁父亲说,事情发生已过去半年多时间,他们都是一个村里的人,至今,涉案少年家长没有一人登门向他致歉,也没人理会他家,“现在到了法庭,说道歉,我不接受。”

小袁父亲说,法庭上,涉案少年坐在被告席,仅依次说了一句:“叔,对不起。”

“他们的道歉都看不到诚意。我不接受。”小袁父亲说。

庭审结束,被人扶出法院的小袁母亲坐在车内痛哭流涕,大喊着:“我的儿死得好惨啊。”

记者获悉,该案法院决定择期再审。